论文

流行语的建构功能

时间:2019-5-6 21:54:48  作者:陈汝东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查看:26  评论:0
内容摘要:流行语是一种传播结果,它是对既有传播的概括总结,同时也是一种在原有传播效果基础上的信息再生产和再传播,具有更为强大的生命力。流行语不仅能折射社会风尚、社会价值乃至文化心态,而且具有国际政治建构功能、国家政策建构功能、社会建构功能以及语言建构功能等。

【摘要】流行语是一种传播结果,它是对既有传播的概括总结,同时也是一种在原有传播效果基础上的信息再生产和再传播,具有更为强大的生命力。流行语不仅能折射社会风尚、社会价值乃至文化心态,而且具有国际政治建构功能、国家政策建构功能、社会建构功能以及语言建构功能等。

  【关键词】流行语 建构功能 传播 【中图分类号】H136 【文献标识码】A

  所谓“流行语”就是在一定时间段内被大众所广泛使用的语言,包括短语或句子。有的流行语是经过一定的社会组织遴选推荐的,比如每年有特定期刊或媒体所评选出的十大流行语,但更多的流行语则是由大众公推的。流行语使用频率高,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也具有广泛的可接受性、创新性和时代性。流行语多是出自大众之口,有的出自某一或某类社会事件,比如“打虎拍蝇”。有的出自国家或政府的政策,比如“命运共同体”“供给侧”等。当然,更多的流行语则是出自网络公众的口头。流行语具有较为强大的建构功能,包括国际政治建构功能、国家政策建构功能、社会建构功能以及语言建构功能等。

  流行语的国际政治建构功能

  在历年的流行语中,必然有相当一部分是与我国的外交、国策乃至国际政治密切相关的,比如“命运共同体”“战略合作伙伴”“世界梦”“中国式”“中国道路”“中国方案”“退群”等。

  “命运共同体”是我国提出的关于国际战略格局的新概念,即人类命运共同体,指一定历史条件下结成的命运攸关的利益集团,核心含义是各国要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其他国家的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的同时也团结和促进其他各国的共同发展,团结一心,共建国际联盟。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在国内外一系列场合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主张。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序言》中再次提出“发展同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经济、文化交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政治主张已经获得全球关注和认同,成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世界共识。“命运共同体”也已成为一个全球“流行语”。

  此外,“世界梦”“中国式”“中国道路”“中国方案”则表明了中国与世界、与全球之间的关系。所谓“世界梦”是建立在“中国梦”基础上的世界共同体,该流行语使“中国梦”成为一个为世界所接受的概念,“中国梦”也带动“世界梦”成为全球热词。至于“中国式”“中国道路”,则表明了中国道路的特点,明确了中国政治制度的普遍性。中国的领导人在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中,提出了中国制度、中国道路的普遍性,指出了中国经验之于全球的启迪含义。中国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提出了相应的主张和策略,成为中国方案,引起了全球关注,也促使这些词语、概念成为国际流行语,加速了中国国际策略的全球传播,提升了中国的国家传播能力。

  与上述流行语形成对比的是,中国的流行语也针砭某些国家、某些国际领导人的某些做法,比如2018年的流行语“退群”。“退群”本意是指某个人或团体退出某个社交平台上的交流群或某一组织的行为或现象。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推行了一系列“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政策,短时间内扬言退出诸多国际共同体或国际协定,如“巴黎协定”“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这不仅破坏了国际合作氛围,也使美国越来越孤立。现今,人们常用“退群”讽刺和批判特朗普和美国退出一系列国际组织的行为,同时也指斥动辄退出已经达成协议的不负责任的国际行为和现象。

  总之,有些国内流行语,也成了国际流行语,不但具有国内功能,同时也具有国际政治功能,不但能促进中国主张、中国道路的国际传播,也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能力,扩大中国的国际影响。

  流行语的政策建构功能

  除了反映国际格局、国际政治的走向,有些流行语也折射出我国公共管理或政策的变化,比如“中国梦”“顶层设计”“互联网+”“新常态”“打虎拍蝇”“获得感”“创客”“断崖式”“蒜你狠”“为国护盘”等。这些流行语从不同层面反映了国民对公共政策的态度。从流行语中,我们看到了大众的期许、期待、盼望乃至批评和讽刺态度。

  “中国梦”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所提出的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代表了新时代中国人民期盼民族复兴的愿望,表达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自豪感。这个流行语不仅切合了中国人民的期望,也为世界人民所接受。“顶层设计”“互联网+”“新常态”则反映了人民对公共政策的期望。首先,“顶层设计”表达了人民群众对政策设计层面的期盼和期望,希望中央和政府在公共政策设计时,充分考虑到政策施行时可能面临的问题,切实反映社情民意,而不是在政策施行过程中才进行调整和改动。这折射出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政策设计现实性、科学性、正确性的诉求。“互联网+”和“新常态”则反映了老百姓对新技术应用和经济发展新模式的期望。

  “打虎拍蝇”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老百姓对反腐倡廉政策的形象表达。“老虎苍蝇”是人民群众对腐败分子的比喻。“老虎”比喻官居高位的腐败分子,“苍蝇”则比喻基层的腐败分子。“老虎苍蝇一起打”充分表达了人民群众对打击各种类型的腐败分子政策的拥护和支持。至于“获得感”,其本意就是指通过改革开放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是近年来我们党重要的执政目标之一。

  当然,在流行语中也不乏大众对时政的批评和讽刺,比如“断崖式”“蒜你狠”等。人们用“断崖式”形容经济领域、反腐领域、楼市领域等幅度大、势头猛的下行状态,比如“断崖式降级”“断崖式暴跌”“断崖式降价”“断崖式降温”等。“蒜你狠”则用以讽刺大蒜价格疯涨,形象地展示出食品接力涨价、政府监管不力的现状和群众的无奈与不满。

  总之,有些流行语的产生与政治生态不无关系,不仅反映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执政策略的支持、赞许,也折射出老百姓对某些政治现象的不满和吐槽。无论是表达支持和肯定,还是表达期望与不满,流行语对我国政治生态的改善都具有促进作用。

  流行语的社会建构功能

  有些流行语反映了一些社会现象,具有一定的社会建构功能,包括社会风尚的形成、社会价值观的表达、社会态度的反映、社会阶层的聚合等。

  有的流行语反映了一定的公共心态,比如“佛系”“萌萌哒”“你懂的”“亚历山大”(压力山大)等。“佛系”来自日本某杂志介绍的一个“男性新品种”——“佛系男子”,指爱独处、专注于自己的兴趣、不想花时间与异**往的男人。2017年某博文介绍了现在年轻人的“佛系生活”方式,意指“不争不抢,不求输赢,不苛求、不在乎、不计较,看淡一切,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此后,“佛系”等相关的词语迅速红遍网络,并衍生出一批相关的词语。“佛系”反映了当下年轻人对斤斤计较、锱铢必较等争强好胜现象的反感,也折射出年轻人因求之不得而降低人生期望的无奈与自嘲心态。而“萌萌哒”“你懂的”“亚历山大”(压力山大)等,则分别表达了自我表扬、不言而喻、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等复杂心态。

  此外,有些流行语体现了某些社会价值和社会态度,比如“神马都是浮云”“正能量”“伤不起”“光盘”“点赞”等。“神马都是浮云”据说源于某年国庆期间红遍网络的“小月月”事件,意指什么都不在话下,都是“浮云”。“正能量”语出奥运火炬传递期间的博语“点燃正能量,引爆小宇宙”,后被网友引申成为励志口号,用以表达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情绪、情感或行为,成为称赞社会生活中积极向上行为的代名词。凡是积极向上、健康奋进、给人以力量、希望的人或事,都可以用“正能量”表示。“正能量”已经成为建构积极社会的话语力量,能引领社会价值观的导向。

  当然,有些流行语也有社会解构功能,或者说社会批评功能,比如“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元芳,你怎么看”,则反映了公众对毫无诚信的社会现象的讽刺态度。“元芳,你怎么看”也叫“元芳体”,该流行语是网民根据古装侦探系列电视剧《神探狄仁杰》中的相关对白改编的。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在陈述一个公共事件后,加一句“元芳,你怎么看”,以表达对某些公共事件的质疑、调侃、讽刺或间接批判。

  流行语除了上述功能外,还具有语言建构功能和话语再生产功能。一方面,流行语可以成为新的语言要素,建构新的词语;另一方面,流行语也可以进行话语的建构、生产,并进行再传播。流行语可以成为新生词语、新话语生产的模板。比如“佛系”就衍生出了“佛系青年”“佛系生活”“佛系人生”“佛系父母”“佛系恋爱”以及“真佛系”“太佛系了”等。

  总之,流行语的社会建构功能是多方面的。重视对流行语的遴选、概括和总结,既是对现有世界的反映,也是对现有世界的再创造。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全球修辞学会)

  【参考文献】

  ①张琪:《2017年度社会流行语研究》,《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8年第5期。

  ②王晓荔:《2015年网络流行语与所反映的社会心理浅析》,《今传媒》,2016年第10期。

作者简介

姓名:陈汝东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全球修辞学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5G时代下数字市场将如何转型发展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全球修辞学会
地 址:中国 北京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邮编:100871
E-mail:rhetoric2008@163.com京ICP备13037236
Powered by OTCMS V2.85